现在位置:半截资讯 > 体育 > 张传红:南南互助合作超越传统西方模式

张传红:南南互助合作超越传统西方模式

2019-11-07 17:48:05 来源:半截资讯 点击:3949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在西方国家的领导下,对外援助逐渐从单个国家的动议转变为一个复杂的全球性问题。然而,以传统西方援助国名义实施的“利他主义”和“附带条件的援助”使外国援助无法摆脱受援国对“特洛伊木马”的怀疑。

1970年代,在世界银行和国际劳工组织的推动下,减贫成为外援的核心问题。从那时起,减少全球贫困和缩小贫富差距已经成为西方国家提供外援的伦理道德基础。对外援助的讨论已经逐渐从慈善转变为发达国家帮助欠发达国家的道德责任。自1990年代以来,发展合作逐渐取代外援,成为当代国际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西方传统援助国向南方国家提供的发展援助,特别是在减贫和卫生领域的发展干预,仍然得到受援国的接受和承认。

然而,这种由来已久的“受援国”双重结构在过去十年左右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一方面,很难摆脱殖民主义和西方中心主义的制度特征。另一方面,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国际社会关于援助实效的讨论也增加了对传统援助方法的怀疑和思考。更重要的是,近年来的全球经济衰退侵蚀了各国的发展可持续性,导致官方发展援助预算急剧减少。捐助国和受援国都存在援助疲劳。

相应地,在过去十年左右,南方国家不断崛起,南南合作变得越来越重要。新兴经济体的官方发展援助也大幅增加。更重要的是,南南合作倡导的相互尊重、平等和互利原则,以及基于自身发展经验分享的最佳做法,不断影响着由来已久的国际发展框架,并在重塑国际发展模式方面发挥着日益明显的作用。南南发展合作的作用已经逐渐从边缘转向中心。

在学习南南合作实践的同时,西方社会也在更新其发展援助话语和机制,试图将南南发展合作纳入其主导的发展援助体系,并巩固其在国际发展合作领域的知识和道德霸权。然而,南方国家知识的觉醒使他们的努力极其困难。南方国家面临着打造新型南南发展合作和新的国际发展伦理的有利条件。南方国家也为此做出了努力。例如,中国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超越了“南北”二元结构理论。

在这种背景下,南方国家需要抓住历史机遇,共同努力,通过在南南发展合作的知识生产和话语建设中发出统一的声音,创造一种新型的南南发展合作和一种新型的国际发展伦理:

首先,它强调国家间的差异和多样性,并强调南南发展合作的相对优势。它们不是强迫发展伙伴国家根据其他国家的模式设计自己的发展目标和政策,而是强调自己的优势、特点和独立选择的发展模式。这是南南发展伙伴国家之间自然平等和受援国自治的重要表现。与西方国家长期主导的单一模式相比,它具有巨大的制度优势。在建设新型南南发展合作伙伴关系时,必须坚持这一点。

第二,它强调南方国家发展经验的相似性和相关性。相似的历史经验和发展阶段决定了南方国家之间的发展经验更有借鉴意义。南方国家可以有选择地、有针对性地分享它们在一个方面的成功经验。例如,遭受冲突的国家可以与仍然遭受战争或面临重建的国家分享冲突后发展经验。

第三,与南北合作倡导的道德责任不同,南南发展合作应基于新实用主义。与西方发达国家开始提供外援的环境不同,许多提供援助的伙伴国家现在仍然面临来自本国内部的发展挑战,接受援助的伙伴国家越来越要求减少对援助的依赖并实现自治。因此,从长远来看,新型南南发展合作必将促进双方优势互补和共同发展,这对促进南南发展合作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

4.倡导南南合作伙伴国相互学习,借鉴政策和实践经验,为南南发展合作的合法性奠定基础。与拥有一系列完整系统的南北合作不同,新型南南发展合作起步较晚,提供方和接受方都缺乏足够的经验和体制支持。长期以来,伙伴国家需要相互学习,不断探索,以找到符合双方利益的合作点,提高发展合作的有效性。

总之,挖掘南方国家的内生力量,促进全球可持续发展和多边主义应该是南南发展合作的重要道德基础。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南南发展合作新知识话语体系将为创建新的国际发展框架和在实践层面促进区域和全球发展做出重大和有意义的贡献。(作者是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中国南南农业合作学院国际发展援助研究中心主任)

江苏快3 安徽快3投注 山东11选5投注

暴扣 三分!火箭1米75得分王太火爆,哈登看呆了,莫雷又捡漏